第158章,鲛人怪物【1 / 2】

魂与秦知悬浮半空,进入白炙秘境,终畐炎山,若孙长筍指点,两茫茫,找处荒山容易。

身份管魂,孙长筍,捣头蒜,半点违背。三城候,孙长筍揽,表示任何问题。

玩笑,若告诉魂尊此,谁敢阻拦?更何况其指望副灵药,恢复灵海。

岩浆熔熔,炙烤脸庞,魂锦衣雷电,高温。让秦边守兰衣已经拉住琅环秘境,独闯扶林域,秦

眼,双紧握,二双双跃进滚烫岩浆,缓缓沉,魂并未感觉何炙热。渐渐便放锦衣确实件宝物,居隔绝奇高温度。

织造锦衣冰蚕银丝,正吕口串与季京侯赶海域。

……

与两水深火热师兄逍遥快活。

穿绿绿踪野戈壁荒野北海域,气温常,寻常很难此长期

吕季两跋山涉水,正坐即莫族族冰城殿,被伺候,两此被奉宾,原因简单至极,连锦衣。

即莫族族交谈,吕口串知,衣物,正饲养圣兽冰蚕银丝织雪莲族守护圣物。

师兄,贪图衣物?”

吕口串吐根鱼骨,:“呔!。”

季京侯质疑,指几位穿兽皮裙,身赤裸,正搬运水果即莫族男性:“师兄,吗?”

吕口串,若锦衣避寒,光靠灵力,北海坚持犟嘴:“若将适应,季师弟,王强者偏僻何等恐怖,牛头实力,战王巅峰,伺候咱?”

季京侯半信半疑,辽阔雪域,王坐镇,寻药,师兄计较问题,“牛头。”

吕口串,老神:“分寸,眼神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位头戴草圈,执绿柳殿,各立两边,神庄重。头顶牛角老者,吕口串眼亮,冰封,居鲜玩,若外,

牛头按住左胸,:“表敬族酋长接见两位。”

吕口串立刻正襟危坐,几句客套话。

阵微风吹,寒,其夹杂淡淡花香,位衣简单高挑门口。

吕口串眼亮,呆滞,连鸡腿滑掉知觉。

何谓染,何谓肌肤胜雪?眼便

进入殿见满狼藉,神色悦。新鲜食物北海何等珍贵?怎此浪费?

季京侯咳嗽声,师兄才回其神色师兄连忙解释,什未吃食物,放浪形骸云云,顿巧令声色,才让其改观

翻客套言,,两,吕口串才明白脉,原三百,即莫族饲养神蚕遭遇困境,临灭绝,绝望解决问题,报酬,即莫族将五百积累冰丝赠予神谕:蚕丝织物此,即莫族应求必应。

,吕口串陪牛头老者慢走,背冰块向其砸被轻易砸窝火,,近几已经次,老牛头管管。

牛头老者见恼怒,便替解释:“吕长,般俊此举奇怪!”

吕口串噗呲声,吃惊:“?俊?”

“嗯!老头羡慕很。”牛头肯定般其点头。

吕口串厚颜耻般甩甩长:“吧!破相该?”

牛头:“即莫族择婚礼仪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