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节-麻花的恐惧【1 / 3】

三个幸存下来的越南巫师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,头发被剪光,从头到脚扒了个干干净净,连私处都被检查了一遍,这才裹进军大衣,用绳子和铁链交替绑了个结实,丢进带有笼子的车厢里,由荷枪实弹的特勤看押。他原来那件保暖的羽绒衣在与变种科莫多龙的厮杀中完全破碎,从警察们那里借到一件军大衣,自己没舍得穿,反而用来裹自家的战斗喵。李白也没用到什么手段,只是随手聚起一丝灵气,重新点燃这只大猫的生命之火罢了。在回马县这个地方,对犯罪分子的任何同情心,都是对党和人民的犯罪。“喵嗷!”那些半死不活,没有抢救价值的家伙都给予了“安乐死”,就知道特么有没有人权了。耳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。彪大爷小心翼翼的将大猫像婴儿一样抱进军大衣内。重新活过来的兔狲正在恢复中,有气无力的回应着主人。烟花放完,两大锅汤都见了底。“麻花,麻花……”“乌江双鸭山彪大爷”不断呼唤着自家战斗喵的名字。“喵!”一直毫无动静的兔狲渐渐有了呼吸起伏,垂下的尾巴轻轻摇晃起来。所中之毒被新陈代谢所压制,完全恢复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“李先生,这次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我的那份黄金沙蝎就送给您吧!”李白用工兵铲掀了几大块冰雪丢进青烟袅袅的地灶里,彻底把余火压灭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