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9 生于安乐,死于忧患【1 / 5】

啪啪啪。

海涛拍击岩⽯沙滩声⾳,像永⽆休⽌喧响

⾦灿灿沙滩窄窄⼤海,却⼜⼀望⽆边,与⼤海相映趣。

相接⽅重合⼀条线,海⽔犹被⼀双永休⽌⼤⼿源源推进,形接⼀浪头。

海鸟啼鸣,断盘旋,声声呜咽鸣叫。

滔滔⽩浪际滚滚⽽,银⽩皎亮波涛推涌追逐,渐渐由远⽽近,越近越⾼,越⾼越响,宛千军万马挟雷鸣⼀般巨响奔腾⽽⾄。

⼀条⽩线似浪花远处奔腾⽽,勐碰岸边,韵律激溅声⾳,泡沫,消失沙⽯间。

⾯⼀排浪花⼜紧接追,溅⼏尺⾼⽔花。

海,容纳百川,它胸怀博⼤;海,潮落,它沸腾;海,波峰涛⾕,它骄傲品;海,惊涛骇浪,它⽣命极限考验。

海浪涌岸边。

停息脉搏,奔流热⾎。

颠簸,浸,才感觉强⼤活⼒。

远处岚山高耸此良辰,置身山水景色,边际,空⽓清新,使⼈旷神怡。

此刻。

近藤却提景色欣赏

膝盖已经跪疼,关节直压碎石麻木,尖刺,痛支撑。

相比身体疼痛。

波涛声每次拍打岸边,耳光抽,抽尊严破碎,格毁灭。

劳斯斯却像,经久息,马力十足,轰骄傲勇气支离破碎。

久。

切终平静。

森明菜眼皮翻,半眼白,嘴角识挂长串透明唾液,像

长野直男拉冰箱,拿瓶红酒倒,缓缓滴森名菜

被冰冷液体滴

森名菜眼皮微微,分散童孔逐渐聚焦。

感觉嘴边竟唾液,慌慌张张赶紧擦羞耻头,长野直男双戏谑眼睛。

幕。

长野直男乐

森名菜巴,饶兴致:“墨迹吗?”

墨迹!”森明菜低头,乖回答。

长野直男喝口酒,笑:“次?”

.........”

“哈哈......”

长野直男狂笑声,按住森名菜,将酒渡

被逼喝酒,破碎忧郁位打牌歌姬,骨悲伤气质哪,思将酒咽,却悄悄抬眼皮,望超级混蛋。

喜欢吗?”长野直男研究,让森名菜点支雪茄,望窗外跪近藤

森名菜转头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9-26 21:54: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