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二章 求死不得【1 / 2】

恨?

瞬间唐谨脑海闪入锦衣卫白眼,入锦衣卫刀尖舔血,定格秦羽哥母幕。

唐谨眼眶微微红,脑袋,嘶哑声音回应:“恨。”

曾经执坚持倔强,

东方煌默默注视唐谨,忽阵轻风刮,桉台烛火摇曳闪苟言笑容终微微松

。”

东方煌嘴角勾壶酒水两,满唐谨:“磕头吧。”

唐谨再犹豫,认认真真牌位磕头,父亲递酒水,尽。

辛辣让唐谨色微变,两声,望向东方煌温容,内似乎融化。

已。

彷佛幻觉般,东方煌恢复勿近冰冷:“孩继续恨吧。”

唐谨愣,眉头蹙块。

东方煌握酒水,祖宗牌位,思绪逐渐飘远:“慈,养,母亲诞父共三次完全资格恨。”

似乎解释,亦语,东方煌继续:“倾慕,却受族安排娶母亲,父给母亲任何承诺,因郁郁终,次。”

唐谨直愣愣东方煌话,目光呆滞。

东方煌视见,继续:“此,因受太妃殿命,父犯桉,累及族满门,因殿言需东方质,混淆视听,故父将京师,任孤苦伶仃,二次。”

妃三字让唐谨微微张嘴,双目失神,忍脱口,却惊觉,音调。

并非错觉,唐谨确实感觉已经变僵硬。

东方煌将酒水倒,视线唐谨目光,冷若坚冰眼神半分波澜:“锦衣卫横,太妃与敌却,新任镇抚陆寒江更殿患,防备踏入此,需相信东方与太隙,且殿供差使。”

啪!

唐谨酒杯滑落粉碎,识已经陷入半模湖状态,摇摇欲坠,扑通声躺卧蒲团力气盯东方煌,却什口。

东方煌向两步,抬头向祖宗牌位,背唐谨:“接回东方并非团圆,因太妃殿计,需命让陆寒江相信东方煌与太妃形陌路,确保真正钩,此,才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本页面更新于2022-10-03 06:19:25